Wednesday, January 6, 2010

貝爵


為了2010的桌曆,我在面子書上大張旗鼓,望能拋磚引玉,有人將多餘的桌曆送上門給自己。結果真的成事。

謝謝你,親愛的貝爵。

我昨晚終於收到你去年郵寄的桌曆。由北往南的300多公里路程,奔波勞碌,郵包有點擦傷破損,但精美的桌曆依舊完整無缺,可喜可賀。

桌曆是以畫家謝忝宋的水墨畫為主題,每個月份的背面都有大師的水墨畫作及楷字,色調簡樸,設計一目了然,附帶農曆日期,一格格的日子也是由左至右算起,正合我心意。今天,這本桌曆已經氣宇軒昂地擺放在我的辦公桌上,未來的日子裡,大小事包括公假都得靠它來提醒自己了。

貝爵問我有沒有發現他的“宮心計”。

事出必有因,禮到必有求。我哪會沒察覺到他何其用心打造的“宮心計”呢?

翻開沒幾頁,就發現他在3月份的某個日子裡,印了一個紅色的蛋糕蓋章(好像是畫上去的…),蛋糕上方還有他一枝獨秀的大名,好,我現在就緊記這個大日子。

我也發現,檳城原來有Unesco Day(他填上去的),全檳放假,可惜身處隆市的我只能望門興歎。

不得不感謝貝爵如此有文化養份兼帶閒逸格調的唯美桌曆,我烏煙瘴氣渾濁不堪的工作環境,頓時有股清流潺湲,盼只盼它能恆久長流。

4 comments:

阿麗安 said...

where is mine where is mine?

lck said...

愛莫能助。

setyee said...

酱我不用留桌历给你啦。呵呵!

lck said...

是的,但還是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