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 2009

朋友的愛面子

《我的朋友A和D》是我好久以前的作品,那是寫有關我大學室友的故事。

D最近過得好不好,生活得寫不寫意?我真的不清楚,畢竟我這要不得的朋友從沒有主動撥電跟他聯系;身在柔佛的老實人朋友每當一問起我他的近況,我都開門見山表示:“I Don't Know。”反而A,因為有了互聯網的方便,他一遇到我在線上,就捎來問候,有時還會問我要一些我懶得理會的要求。我應付他的方法,都是大賣關子,或是給他模棱兩可的答案,所以他的反應大多是說些對我埋怨的話。我視若無睹,聽而不聞,就任他在線上大發牢騷。

最近,A總有意無意地說他交了個“女友”,問起這女孩的點點滴滴時,他竟然學我賣關子,說些有的沒的。我叫他帶出來秀一秀,他竟學藝人要走地下情,怕見光死,再不然就怕我破壞他們的“好事”。我問我自己:“我有那麼恐怖嗎?”

可能是愛情正處於萌芽階段,他一直都小心翼翼地呵護他的幼苗。但對我而言,他口中的女友卻是“隱形女友”,我由始至終都覺得他編織一個美麗的謊言來襯托自己,我沒有特地去求證,只是聽了就算,免得越問他越胡言亂語一番。

“隱形女友”雖還未現身,A跟我和老實人朋友卻說他有意年尾擺酒席與愛人共諧連理,老實人問我此事屬真與否,我說我只是當笑話來聽。

11月了,A的“婚事”靜如止水,我也沒過問。若他純粹想以他“拍拖”一事來充胖子,拜托他別那麼幼稚!若他真的自導自演這場“夜宴”,那他真的是無聊至極。

2 comments:

NiceGuy said...

talk about me again? i simply said for fun only la....aiyo somebody believe?...haha...if real one, sure will send invitation to you...dun wori...haha

lck said...

Bin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