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5, 2010

極限

真的不懂也不曉得該以怎樣的心情或情緒來面對這一切得而復失的內心感覺。
致電了你說明本意,你說得回家商討兩三內給我答覆。
好,我左顧右盼等了一個週末,還是沒有接到來電。
過了一周,再拎起手機致電你,無數次的留言信箱。
心想你貴人事忙,明天繼續。
好不容易熬到明天,再拿起手機給你撥電。
第一次,留言信箱。
過了一個多小時,再撥電。終於通了。
你語氣不那麼安穩,說你正開著車,等下再給我致電。
我說好好好,沒問題,我等你。
結果那一晚,我等無人。
手機擺在一旁安靜地躺著睡著沉死著。

朋友都叫我主動點……

以上的動作還不主動嗎?

可能人家是皇帝我是太監,急的只有我一人。自作孽。

目前的心情是一首歌。

我的極限 就到這裡
早該禁止 繼續沉溺
在崩潰前夕
我會承認 我已失去

唱完,也看淡了。

2 comments:

阿麗安 said...

來來來,我們當小強,黃蓮當飯吃。

lck said...

唯有這樣,聽天由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