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8, 2010

Fly Alone

飛,往另一個國度飛。

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單獨起飛,飛往西貢小姐的依偎。

她腳踩木屐還是穿著高跟鞋?她風情萬種抑或天真無邪?我真的不得理解。

唯一能理解,是胡志明已將它改頭換面緊緊包圍。

現在的我的日子瀕臨崩潰殘缺,所幸意志沒有殘廢,也相信自己追得過一切。

傷痕纍纍,也不過是皮外傷的一行淚。淚乾結疤長蓓蕾,柳暗花明應該會出現在下一條街。

等待確實讓人累。

累是鬼魅,也是種體會,慶幸目前是我消費它而不是被它任意浪費。

回來後那撐著堅定的鐵會不會逐漸被磨滅?

我開始昏昧,思緒懸而未決,更大可能我還要倒貼。

3 comments:

zooooker said...

"慶幸目前是我消費它而不是被它任意浪費"

能够挥霍是件幸福的事~

奥艾露露 said...

柳暗花明又一村。something good is coming to you.

lck said...

機會等我我也等機會。